正文

第四回

戏中戏 作者:清·佚名


  楚玉与藐站以手示意,以目传情,向是不必说了。且说埠镇上,有一个财主乡宦,名唤钱万贯。他家金银堆积如山,谷米因陈似土。良田散满在各邑,纳不尽东西南北的钱粮。资财放遍在人头,收不了春夏秋冬的利息。用豪奴,使狠仆,叫做“画虎未成君莫笑,安排爪牙始惊人。”娶美妾,蓄妖姬,叫做“乞食齐人尚有家,富人怎不骄妾妻!”这也还是件小事。自古道:“财旺生官。”就是中了举人、进士,也要破几两少钞。做纱帽的铺户,不曾见他白送与人。又听得官高必险,反不若他异路前程。做不到十分显职,卷地皮的典史,不曾见有特本参他。这等看将起来,他这一位大大的财主,小小的乡绅,也甚做得过。所以他出门则顶其肚皮而摇摆,居然员外气象﹔在家则高其声而吆喝,宛然官府排场。

  一日,对众人说:“我钱万贯自从纳粟以后,选在极富庶的地方,做了一任县佐。趁了无数的银子,做了未满三年,就被我急流勇退,告了终身的假,急急的衣锦还乡。如今凡拜县官,都用治生帖子,他一般也来回拜。那些租户、债户见了,吓的毛骨悚然。欠了一升一合,一钱一分,就要写帖子送他,谁敢不来还纳!看来不亏别样,亏我这个住处住的好,不在城而在乡,若还住在城市之中,那举人、进士,多不过我这个小路前程,如何能充人呢!只是住在乡间,也有一件不好,那些公祖父母,无故不肯下乡。我这些威风,一年之中装不上一两次,白白的把一顶纱帽,一件圆领,都收旧了。今日闻得本县三衙要巡历各乡,清查牌甲。少不得一到本处,就要来拜我。地方上办了酒席,少不得请我去陪他,这场威风又使得着了。叫家僮,你乘此机会,把一应田租账目清理一番,有拖欠的,不免开送三衙,求他追比起来。一则清理今年的账目,多得些利钱;二则借此示众,免的与我淘气。”

  说话之间,见十数个身穿蓝布粗衣,头带卷边毡帽的乡里人,都跪下道:“我们是地方总甲。只因本县三衙要来清查牌甲,其实往年的旧规不过要些常例钱,少不得出在这里中。如今都敛齐了,只是我们送他,恐怕客多嫌少,不肯就接。要求钱爷,发个名帖,然后送,觉得有体有面些。从来官府下乡,定有一桌下马饭。我们也预备下了,要请钱爷做个陪客。凡有不周之处,官府计较起来,都要求钱爷方便一声。”万贯说:“我的帖子,是从来不肯轻发的。况且身子有些不受用,陪不得酒,你们去另请别人罢。”众人说:“我这镇上,只有你一位乡绅,那里还有第二个。”万贯说:“就是你们自己罢了,何必定要乡绅。”众人说:“钱爷取笑了,我们做百姓的,如何敢用帖子,如何敢做陪客。”万贯说:“哦!原来官民二字,也有些分辨么。既然如此,你们平日为何大模大样,全不放我在眼里?”众人说:“我们尊敬的是钱爷,怎么倒说我不敬呢?”旁边一个家人,跪下禀道:“这些人不是租户就是债户,个个都有些账目不曾清楚。”万贯道:“如何?你们既然尊敬我,为甚么不肯还账?我如今正要开送三衙,叫他当面追比,恨不得打断你们的狗筋,还肯管你这样闲事!”众人听说,魂不附体。说道:“不消送官,待我们还就是了。”

  万贯说:“既然如此,我看地方面上,替你们装个体面,把敛来的银子,都放在这边,待我替送。请官的筵席,要齐正些。必有一两样海味纔好,那些俗菜,是用不得的。且是我这两日懒待出门赴席,也要抬到这边来。地方上面,就有些不到之处,我也替你们说个方便。只是以后知事些,你们这些人,莫说别样放肆,就是称呼之间,也有些欠通。难道钱爷两个字,是生漆粘住的。那钱字下面,爷字上面,就夹不得一个字眼进去么?”众人说:“这是我们不知事,自今以后,加上一个字眼,叫钱老爷就是了。”万贯说:“既然如此,你们就多叫几声,补了以前的数。”众人连叫了几声,万贯连应了几声。众人叫的紧,万贯应的也紧。及至叫完,万贯将大头点了数点,笑道:“这纔是个道理。你们说的话,都完了么?你老爷身困倦,要进去睡了。你们有事者奏来,无事者退班。”众人说:“还有一件大事,要禀告钱老爷。那平浪侯晏公,是本境的香老。这位神道,极有灵验的。每年十月初三,是他的圣诞,一定要演戏上寿。请问钱老爷,该定那一班戏?你分付一声,小的们好去办。”万贯说:“往年的戏都是舞霓班做。那女旦名叫刘绛仙,又与我相厚,待我差人去接他便了。”众人各唯唯而退。万贯见众人散了,随将双膝一拍,笑道:“妙,妙,妙!我钱万贯的威势,不拿来恐吓乡人,叫我到那里去使!明日官到的时节,拿他们的银子、酒席,装自家的体面威风,何等不妙!还有一件上门的生意,不可错过,等他拿了银子来,待我取下一半,只拿一半送官,且做个小小的抽丰,再做道理。叫家僮,你打听舞霓班的戏子,在哪里做戏,好着人去唤他。”家僮道:“禀老爷!舞霓班虽好,还不如玉笋班,更有名声。近来的戏,都是他做。”万贯说:“我不单为做戏,要借这个名色,与绛仙叙叙旧情,你那里知道。”家僮说:“玉笋班也有个女旦,就是绛仙的女儿,名叫藐姑。他的姿色,比他母亲更强十分。况且绛仙为照管女儿,近日离了大班,也在小班里面。”万贯说:“是他有个绝标致的女儿,我从前见过他的,如今也出来做戏了?既然如此,你速速去接。待我央他母亲做牵头,也和他相与和与。”

  仆说:“但闻姊妹同归,不见娘儿并嫁。”

  万贯:“阿婿就是阿爹,一身兼充二夫!”

  欲知后事,观下回便明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Copyright © 518彩网官网 www.hfshuangxin.com 2005-2020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备1501969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