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國 語 卷 第 十 四

国语 作者:春秋鲁·左丘明


  晉語八1平公六年〔一〕,箕遺及黃淵、嘉父作亂,不克而死〔二〕。公遂逐群賊〔三〕,謂陽畢曰:「自穆侯以至于今,亂兵不輟〔四〕,民志不厭,禍敗無已〔五〕。離民且速寇,恐及吾身,若之何〔六〕﹖」陽畢對曰:「本根猶樹〔七〕,枝葉益長,本根益茂,是以難已也。今若大其柯〔八〕,去其枝葉,絕其本根,可以少閒〔九〕。」  〔一〕平公,悼公之子彪。六年,魯襄二十一年。  〔二〕箕遺、黃淵、嘉父,皆晉大夫,欒盈之黨。盈父欒黶娶范宣子之女曰叔祁,生盈。黶卒,祁與其老州賓通,盈患之。祁懼,愬諸宣子,曰:「盈將為亂。」盈好施,士歸之。宣子執政,畏其多士,使城518彩,將逐之,箕遺、黃淵等知之而作亂。宣子殺遺、淵、嘉父、司空靖、邴豫、董叔、邴師、申書、羊舌虎、叔羆。

  〔三〕群賊,欒盈之黨。謂智起、中行喜、州綽、邢蒯之屬。逐之出奔齊。  〔四〕陽畢,晉大夫。穆侯,唐叔八世孫、桓叔之父,晉亂自桓叔始。輟,止也。

  〔五〕厭,極也。已,止也。

  〔六〕速,召也。  〔七〕本根,亂本,謂欒氏猶尚樹立。

  〔八〕柯,斧柄,所操以伐木。

  〔九〕閒,息也。謂滅欒氏而去其黨。

  公曰:「子實圖之。」對曰:「圖在明訓〔一〕,明訓在威權,〔二〕威權在君〔三〕。君掄賢人之後有常位於國者而立之〔四〕,亦掄逞志虧君以亂國者之後而去之〔五〕,是遂威而遠權〔六〕。民畏其威,而懷其德,莫能勿從〔七〕。若從,則民心皆可畜〔八〕。畜其心而知其欲惡,人孰偷生〔九〕?若不偷生,則莫思亂矣。且夫欒氏之誣晉國久也〔一0〕,欒書實覆宗,弒厲公以厚其家〔一一〕,若滅欒氏,則民威矣〔一二〕。今吾若起瑕、原、韓、魏之後而賞立之,則民懷矣〔一三〕。威與懷各當其所,則國安矣,君治而國安,欲作亂者誰與﹖」

  〔一〕訓,教也。

  〔二〕言既有明教,在威權以行之。

  〔三〕言不在臣。

  〔四〕掄,擇也。常位,謂世有功烈於國而中微者。

  〔五〕逞,快也。

  〔六〕遂,申也。遠權,權及後嗣。

  〔七〕言皆從君。

  〔八〕皆可畜養而教導之。

  〔九〕欲惡,情欲好惡。偷,苟也。

  〔一0〕誣,罔也。以惡取善曰誣。謂欒書弒厲公,然民被其德,不以為惡。傳曰:「武子之德在民,若周人之思邵公。」  〔一一〕覆,敗也。宗,大宗也。謂殺厲立悼,以取重於國厚其家。

  〔一二〕威,畏也。

  〔一三〕瑕、瑕嘉;原、原軫;韓、韓萬;魏,畢萬之後:皆晉賢人有常位於國者。

  君曰:「欒書立吾先君〔一〕,欒盈不獲罪,如何〔二〕﹖」陽畢曰:「夫正國者,不可以暱於權〔三〕,行權不可以隱於私〔四〕。暱於權,則民不導〔五〕;行權隱於私,則政不行。政不行,何以導民?民之不導,亦無君也〔六〕,則其為暱與隱也,復害矣,且勤身〔七〕。君其圖之!若愛欒盈,則明逐群賊,而以國倫數而遣之,〔八〕厚箴戒圖以待之〔九〕。彼若求逞志而報於君,罪孰大焉,滅之猶少〔一0〕。彼若不敢而遠逃,乃厚其外交而勉之,以報其德,不亦可乎〔一一〕?」  〔一〕先君,悼公。  〔二〕言盈不得罪於國,為其母范祁所譖耳,如何可滅。

  〔三〕暱,近也。言當遠權為久長計。

  〔四〕以私恩隱蔽其罪,無以正國。

  〔五〕不可訓導。

  〔六〕與無君同。

  〔七〕復,反也。勤,勞也。反害于國而勞君身。

  〔八〕群賊,盈之黨。倫,理也。

  〔九〕箴,猶敕也。待,備也。  〔一0〕猶少,滅之恐少。

  〔一一〕謂賂其所適之國,厚寄託之而勸勉焉。

  公許諾,盡逐群賊而使祁午及陽畢適曲沃逐欒盈〔一〕,欒盈出奔楚。遂令於國人曰:「自文公以來有力於先君而子孫不立者,將授立之,得之者賞〔二〕。」居三年〔三〕,欒盈晝入,為賊於絳〔四〕。范宣子以公入于襄公之宮〔五〕,欒盈不克,出奔曲沃〔六〕,遂刺欒盈,滅欒氏〔七〕。是以沒平公之身無內亂也。

  〔一〕祁午,中軍尉。曲沃,欒盈邑。

  〔二〕授以爵位而立之。

  〔三〕後三年也。

  〔四〕欒盈在楚一年而奔齊。魯襄二十三年,齊莊公使析歸父以藩載盈及其士納諸曲沃。夏四月,盈帥曲沃之甲因魏獻子以晝入絳。

  〔五〕襄宮完固,故就之。傳曰:「奉公以如固宮。」

  〔六〕傳曰:「晉圍曲沃。」

  〔七〕刺,殺也。傳曰:「晉人克欒盈于曲沃,盡殺欒氏之族黨。」

  2欒懷子之出〔一〕,執政使欒氏之臣勿從〔二〕,從欒氏者為大戮施〔三〕。欒氏之臣辛俞行〔四〕,吏執之,獻諸公。公曰:「國有大令,何故犯之?」對曰:「臣順之也,豈敢犯之?執政曰「無從欒氏而從君」,是明令必從君也。臣聞之曰:「三世事家,君之;〔五〕再世以下,主之〔六〕。」事君以死,事主以勤,君之明令也。自臣之祖,以無大援於晉國,世隸於欒氏,於今三世矣,臣故不敢不君。今執政曰:「不從君者為大戮」,臣敢忘其死而叛其君,以煩司寇〔七〕。」公說〔八〕,固止之,不可,厚賂之。辭曰:「臣嘗陳辭矣,心以守志,辭以行之,所以事君也。若受君賜,是墮其前言〔九〕。君問而陳辭,未退而逆之,何以事君〔一0〕?」君知其不可得也,乃遣之。

  〔一〕懷子,盈也,出奔楚。

  〔二〕執政,正卿范宣子也。  〔三〕施,陳也,陳其尸。  〔四〕行,從盈也。

  〔五〕三世為大夫家臣,事之如國君。  〔六〕大夫稱主。

  〔七〕敢,不敢也。言不敢忘死而叛其君,煩君司寇以刑臣。

  〔八〕說其執義。

  〔九〕墮,壞也。臣無二君,若受君賜,是有二心。

  〔一0〕逆,反也。

  3叔魚生,其母視之〔一〕,曰:「是虎目而豕喙〔二〕,鳶肩而牛腹〔三〕,谿壑可盈,是不可饜也〔四〕,必以賄死〔五〕。」遂不視〔六〕。楊食我生〔七〕,叔向之母聞之,往,及堂,聞其號也,乃還,曰:「其聲,豺狼之聲,終滅羊舌氏之宗者,必是子也。〔八〕」

  〔一〕叔魚,晉大夫,叔向母弟羊舌鮒。視,相察也。

  〔二〕虎視眈眈。豕喙長而銳。  〔三〕鳶肩,肩井斗出。牛腹,脅脹。  〔四〕水注川曰谿。壑,溝也。

  〔五〕後為贊理,受雍子女而抑邢侯,邢侯殺之。  〔六〕不自養視。

  〔七〕楊,叔向邑。食我,叔向子伯石也,其母夏姬之女。

  〔八〕宗,同宗也。食我既長,黨於祁盈,盈獲罪,晉殺盈及食我,遂滅祁氏、羊舌氏,在魯昭二十八年。

  4魯襄公使叔孫穆子來聘〔一〕,范宣子問焉〔二〕,曰:「人有言曰:「死而不朽」,何謂也〔三〕?」穆子未對。宣子曰:「昔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Copyright © 518彩网注册 www.hfshuangxin.com 2005-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备1501969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