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國 語 卷 第 十

国语 作者:春秋鲁·左丘明


  晉語四1公在狄十二年〔一〕,狐偃曰:「日,吾來此也〔二〕,非以狄為榮,可以成事也〔三〕。吾曰:「奔而易達〔四〕,困而有資,〔五〕休以擇利,可以戾也〔六〕。」今戾久矣,戾久將底〔七〕。底518彩滯淫〔八〕,誰能興之〔九〕?盍速行乎!吾不適齊、楚,避其遠也。蓄力一紀,可以遠矣〔一0〕。齊侯長矣,而欲親晉〔一一〕。管仲歿矣,多讒在側〔一二〕。謀而無正,衷而思始〔一三〕。夫必追擇前言,求善以終〔一四〕,饜邇逐遠,遠人入服,不為郵矣。〔一五〕會其季年可也〔一六〕,茲可以親〔一七〕。」皆以為然。

  〔一〕文公,晉獻公庶子重耳,避驪姬之難,魯僖五年,歲在大火,自蒲奔狄,至十六年,歲在壽星,故在狄十二年。

  〔二〕狐偃,文公舅子犯也。日,往日。  〔三〕榮,樂也。成事,成反國之事。

  〔四〕達,至也。

  〔五〕資,財也。  〔六〕休,息也。戾,定也。

  〔七〕底,止也。

  〔八〕518彩,附也。滯,廢也。淫,久也。

  〔九〕興,起也。

  〔一0〕蓄,養也。十二年歲星一周,為一紀。  〔一一〕齊侯,桓公。長,老也。是歲,桓公為淮之會,明年而卒。

  〔一二〕歿,終也。讒謂易牙、豎貂之屬。

  〔一三〕無正,無正從也。衷,中也。中道思其初時。

  〔一四〕前言,管仲忠善之言。

  〔一五〕邇,近也。逐,求也。郵,過也。

  〔一六〕季,末也。

  〔一七〕茲,此也。

  乃行,過五鹿,乞食於野人〔一〕。野人舉塊以與之〔二〕,公子怒,將鞭之。子犯曰:「天賜也。民以土服,又何求焉〔三〕!天事必象〔四〕,十有二年,必獲此土〔五〕。二三子志之〔六〕。歲在壽星及鶉尾,其有此土乎〔七〕!天以命矣〔八〕,復於壽星,必獲諸侯〔九〕。天之道也〔一0〕,由是始之〔一一〕。有此,其以戊申乎〔一二〕!所以申土也〔一三〕。」再拜稽首,受而載之〔一四〕。遂適齊。

  〔一〕五鹿,衛邑。不見禮,故乞食。  〔二〕塊,墣也。

  〔三〕言民奉土以服公子。

  〔四〕必先有象。

  〔五〕復十二年,必得五鹿。  〔六〕志,識也。

  〔七〕歲,歲星。自軫十二度至氐四度為壽星之次,自張十七度至軫十一度為鶉尾之次。歲在壽星,謂得塊之歲。魯僖十六年後十二年,歲在鶉尾,必有此五鹿地。魯僖二十七年,歲在鶉尾。二十八年,歲復在壽星,晉文公伐衛,正月六日戊申取五鹿。周正月,夏十一月也,正天時以夏數,故歲在鶉尾也。

  〔八〕命,告也。謂野人奉塊。

  〔九〕歲星復在壽星,謂魯僖二十八年。是歲四月,文公敗楚師於城濮,合諸侯於踐土。五月,獻俘於王,王冊命之以為侯伯,故得諸侯。

  〔一0〕天之大數,不過十二。

  〔一一〕由,從也。從得塊始。

  〔一二〕有此五鹿,當以戊申日也。

  〔一三〕日以戊申。戊,土也。申,申廣土地也。  〔一四〕拜天賜,受塊而載之。  2齊侯妻之,甚善焉〔一〕。有馬二十乘〔二〕,將死於齊而已矣。曰:「民生安樂,誰知其他?」

  〔一〕桓公以女妻之,遇之甚善。

  〔二〕四匹為乘,八十匹也。

  桓公卒〔一〕,孝公即位〔二〕。諸侯叛齊。子犯知齊之不可以動〔三〕,而知文公之安齊而有終焉之志也,欲行,而患之〔四〕,與從者謀於桑下〔五〕。蠶妾在焉〔六〕,莫知其在也。妾告姜氏,姜氏殺之〔七〕,而言於公子曰:「從者將以子行,其聞之者吾以除之矣。子必從之,不可以貳〔八〕,貳無成命〔九〕。詩云:「上帝臨女,無貳爾心〔一0〕。」先王其知之矣,貳將可乎〔一一〕?子去晉難而極於此〔一二〕。自子之行,晉無寧歲,民無成君〔一三〕。天未喪晉,無異公子〔一四〕,有晉國者,非子而誰?子其勉之!上帝臨子,貳必有咎〔一五〕。」  〔一〕在齊一年而桓公卒。  〔二〕孝公,桓公子昭,即位在魯僖十八年。  〔三〕動,謂求反國。

  〔四〕患文公不肯去。

  〔五〕從者,趙衰之屬。

  〔六〕在桑上也。

  〔七〕殺之以滅口。時諸侯叛齊,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Copyright © 518彩网注册 www.hfshuangxin.com 2005-2019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备15019699号